山的那邊
發布時間: 2019-07-16

25年前,初秋
   大山深處,秋雨綿綿,層層的大霧,似乎永遠也不會消散,籠罩著整個山村。山村地處大別山余脈,一年中有3個月的時間在霧里度過。迷迷蒙蒙,混混沌沌,任什么都看不出來,若不是咿咿吖吖稚嫩聲、渾厚蒼涼的咳嗽,偶爾的幾聲犬吠,真以為這是一個沉寂的世界,與世隔絕。

  “爺爺,大山的那邊是什么?”小孩手指著眼前灰蒙蒙的大山,稚嫩的問道。

  “孩子,山的那邊還是大山。”面對著孫子忽閃忽閃的大眼睛,老人沉思一會,慢慢的說道。

  “那……山的那邊那邊呢?”孩子抬起頭,瞪著圓溜溜的大眼睛又再次問道。

  “嗯……山的那邊那邊……可能還有一望無際的平原、河流和草原吧!……具體有什么,要等你長大了,出去看看才能知道咧!”老人不忍心打斷孩子的企盼的眼神,思索很久才回答出來。

  的確,老人一輩子沒有走出過大山。至于山的那邊,具體有什么,他也不清楚。他主要關心一畝田今年的收成怎樣,農業稅要上交多少,圈養的兩個豬崽年底能不能出欄賣個好價錢。對于外面的世界,也只是每個月出去趕集時,閑聊時從別人口里聽得零星片語“有一位領導人,在南海邊畫了一個圈,要搞改革開放”,具體什么是改革開放,說者不懂,聽者就更不懂了。

  九十年代初,改革開放的春風還未吹進這個偏僻的小山村。山村的人們還是像往常一樣的生活著,早已習慣眼前的濃霧。濃霧有時凝聚成團,有時飄灑如雨,有時稠的讓人窒息,有時絲絲縷縷的游動,似乎松散開了,眼前留出一點可以回旋的空間。
15年前,仲夏

  “從明天起,做一個幸福的人;喂馬,劈柴,周游世界;從明天起,關心糧食和蔬菜;我有一所房子,面朝大海,春暖花開……”我信步在窗前,手里拿著海子的詩篇讀著。抬眼看著眼前的大山,我若有所思。

  人生天地之間,若白駒過隙,忽然而已。十年時間,改革的春風吹遍山里的每一個角落。勤勞的山里人,用自己的智慧和雙手改變著眼前的一磚一瓦。青磚小瓦變成了紅磚大瓦,彩色電視也不再是奢侈品,電話也不再是陌生物件。

  2004年起,國家開始取消農業稅,到2006年1月1日徹底廢止《農業稅條例》,意味著在我國沿襲兩千年之久的傳統稅收的終結。當這條消息在新聞聯播上播出時的當晚,整個山村沸騰了。農民從此不再交“公糧”,土地里的所有收入全都收到自己的荷包中,在加上糧食直補,每畝田每年的收入還是很可觀的。當晚爺爺借著酒興,指著遠處的大山滿懷深情的對我說“娃,你一定要多讀書,替我們兩輩人走出大山,去看看外面的世界……”說完,回過身,擦試了眼角,慢慢走向里屋。

  高中三年,三點一線,不負韶華,順利拿到大學的敲門磚。當大學錄取通知書被郵政人員送到家里的那一刻,全家人都激動了。家里終于有一個人可以走出大山,見識外面的世界。通過成功申請國家助學貸款,我順利踏進大學的大門。臨行前一天晚上,爺爺和爸爸一起到我房間,交待到武漢后一個人生活的一些事項。晚上,我夢見終于爬上了山頂,山頂上,我仿佛聽到海浪的聲音,海在遠方夾雜著雪白的海潮為我喧騰……

10年前,立春

  孔子登東山而小魯,登泰山而小天下。大學生活,充實而飽滿。畢業時,懷揣著“面朝大海,春暖花開”的情懷以及核電報國的夢想,我成為一名核電人。大亞灣核安全文化的洗禮,讓我逐漸懂得核安全是核電人的生命底線。兩年后,我懷揣著創業實干的夢想,來到漠陽江畔,踏上了這片熟悉而又陌生的土地,在這片精耕的土壤下,我將核安全種子埋藏、等待著它生根、發芽、成長成參天大樹。曾經的一片荒蕪灘涂,隨著2008年12月16日第一罐混凝土的澆筑,逐漸迸發出生命力。移交接產、現場設備調試、裝料、商運,現場的每一個角落都印下了揮灑汗水的青春背影。2014年3月25日,1號機以轉速1500rpm(轉/分鐘),電功率1086MW源源不斷的向電網輸送著清潔電力,當168小時的考核結束時,平靜的心沸騰了,曾經的辛酸苦楚被此時的喜悅所替代。1號機組正式投入商運使得陽江核電成為我國大陸第六個、廣東省第二個投入商運的核電基地。之后的幾臺機組,在“安全第一、質量第一、追求卓越”的使命傳承下,逐漸“瓜熟蒂落”并不斷創造著優秀的工期和業績……

  閑暇時節,登上70米觀景平臺,看著眼前一字排開的六臺核電機組在10年間逐漸成長起來,內心感慨此起彼伏。回憶起曾經逝去的青春,我可以自豪地說:青春無悔!歲月匆匆,我舍棄了稚嫩,獲得了沉穩。雖然我仍住在“山里”,但山的高聳綿延,海的波瀾壯闊,讓我懂得了創業維艱、守業不易。我愿在青春的歲月里,甘當核安全航船的舵手,安全駛航。夢在前方,路在腳下。在新時代的征程上,不忘初心,牢記核安全使命,為偉大的中國夢、核電夢而譜寫青春華章!

新疆25选7什么时候开奖时间